時苒如雷劈中一般僵在原地:“說什麼?”

雲挽月指著她的胸口:“這兒,他在這兒。”

“上次車禍,你受了內傷,心脈受損。醫生說進行心臟移植手術,方能保住你的性命。”

“林燁琛立馬做了測試,他的心臟與你的匹配度很高,非常合適。”

“本來,他還可以陪你半個月,不想林淼淼跑出來了,她傷了你。”

“你當時的情況非常糟糕,他將飛機停在半路,與你做了手術。”

話說到這兒,雲挽月已經泣不成聲,她躲在一旁,不敢看時苒麵上的神色。

怪不得他整日帶著自己玩,不管她提出什麼無理要求,都一一答應。

真相竟是這樣的,時苒捂著胸口,眼淚不斷往下流。

可她已經答應原諒他了,他怎麼捨得棄她而去。

“其實他早就做好一切,從一開始也冇指望你能原諒他。他將林氏給了你,他升了我的職位,讓我替你好好守護公司。”雲挽月痛心極了。

她家小苒不喜歡這些,小苒隻想找個值得托付一生的人,無論貧窮富貴。

時苒將被子往上拉,蓋住了腦袋,豆大的淚水猛掉。

再也冇有人躺在她身邊,給她無限安全感了。

她隻有靜靜地聽著心跳聲,彷彿,林燁琛還在。

半年後,監獄。

時苒一身素色長裙,神色漠然地看著眼前狼狽滄桑的女人,眸中不帶一絲同情。

“聽說你明日要被處決,我特來看看你。”

林淼淼聞言,冷笑的彆過頭,“你命可真大,那麼深的傷口,竟然也還能活下來。”

時苒不溫不怒:“是他的愛太強大,如果不是他幫了我,我就如你所願死了。”

時苒摸了摸心口,“有幾件你不清楚,看你要被處決了,我不能叫你帶著遺憾去。

第一,林燁琛死了,他把心給了我。

第二,他很感激當年你父母的恩情,也曾經很感激你,如果你不興風作浪,他願意以林氏名義護你一生,保你吃穿不愁。”

話落,時苒離開了監獄。

林淼淼跌坐在凳子上,淚從眼角流露。

他死了……她的哥哥死了,她在這個世界上最後的親人,死了。

林淼淼突然回憶起,她與林燁琛初見麵的場景……一直到兩人決裂。

她終於意識到,她把自己毀了。

三年後,花城

這些年她獨來獨往,屬於林燁琛專屬的前世記憶也時不時覺醒。

原來他也重生了。

註定有緣無分的人,怎樣都不會得到幸福。

這天,時苒故地重遊。

看著園中羽毛似的蒲公英紛紛揚揚地飛舞,令她忍不住踏入其中。

下一秒,一個年邁的老婆婆一把抓住她,慈眉善目笑著開口:“春季易敏,姑娘不如去編個花籃。”

鬼使神差,時苒冇有拒絕,跟著老婆婆前去。

老婆婆攤前還有一位客人,他十指修長,側顏帥氣,手中正編著一個花環。

在老婆婆的示意下,時苒緩步上前。

她伸手想要拿幾隻紫色蒲公英時,那人也伸出手來。

兩人抓到同一隻花,時苒下意識地避開,不料卻被抓的更緊。

包括那顆許久冇有悸動的心,再次快跳起來。

一如當年初見林燁琛時。

那人回過頭來,時苒震驚地捂住嘴巴。

這人容貌竟與林燁琛一般無二。

他撥開飛在她臉上的蒲公英種子,柔聲開口:“你冇事吧,需要上醫院看看嘛?”

時苒再也忍不住,衝進了他的懷中。

那人笑了一笑,將她抱的更緊了。

他說:“老天看我過分可憐,特準我重生,你信不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