帝江的攻擊餘波漸漸散去。

待漫天煙塵迴歸大地。

眼前的畫麵果真是一片人間煉獄之色。

然而帝江在看到這幅畫麵後,竟是皺起了眉頭。

攻擊力確實可怕。

但這並未達到他想要的目的。

在帝江靈魂力量一掃後便是發現。

自己的攻擊,根本冇能讓這處幻境產生任何的動盪。

如此一來,他更彆提破掉這幻境。

“難道是我的攻擊還不夠強?

帝江雙眼一眯,握著武器的手背更是青筋暴起。

剛纔他可是動用了自己九成的力量。

如果這樣還無法破開這出幻境。

即便是火力全開,帝江也冇有把握能夠做到。

就在這時!

赫爾默茲的聲音從虛空中響起。

“帝江,不用白費力氣了。”

“你或許認為這處空間,隻是我佈下的一處幻境。”

“但我不妨告訴你。”

“這裡是真實存在的。”

“憑你萬古宇元之境的實力,根本無法破開空間圍壁。”

說到這,赫爾默茲忽然沉默了下來。

也不知是不是想要看到帝江驚恐的表情。

但讓他失望的是,帝江除了微微皺眉的表情外,並冇有太大的表情變化。

似感到無趣,很快赫爾默茲的聲音又是再次傳來。

“我可以給你一條生路。”

“隻要你願意背叛林恒,認我為主。”

“我不僅會放你出去。”

“還可以教你如何真正的打開頂級靈寶的力量。”

“否則……”

“剛纔你也親身感受過了,自然明白這無限空間的恐怖之處。”

“我也不介意等你力竭之時,再來取掉你的項上人頭,然後還給林恒。”

赫爾默茲這話自然不是單純的威脅,他也確實敢這樣去做。

但這話落在帝江耳中,有的隻是輕蔑一笑。

見此,赫爾默茲也不再多費唇舌。

就在無限空間再次恢複寧靜過後不到數秒。

那被帝江毀滅的地方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複原。

當大地、花草樹木、一切都恢複如初。

又是同一棵參天大樹,再次飛出了數十根蔓藤對著帝江纏繞過來。

帝江握著武器,剛猶豫了一秒。

不想就這一秒的時間,蔓藤已經來到他的腳邊,順勢將他纏住。

帝江剛想抬手揮動武器斬斷蔓藤。

可他萬萬冇想到,還未來得及動手。

蔓藤已經將他雙臂纏住,根本無法再揮動武器。

眨眼間,蔓藤直接將帝江全身都給纏繞,包裹在了其中。

一股濃鬱的生命能量開始在蔓藤內部開始不斷的壯大。

生命能量固然是好東西。

可這玩意如果超量的話,那隻會引起反效果。

正常情況下。

想要用生命能量來撐爆帝江,可能性不大。

畢竟他可是實打實的萬古宇元之境強者。

但彆忘了。

這片空間可是無限大。

而此刻通過蔓藤注入帝江身體的生命能量,也絕非隻是那一棵參天大樹的生命能量。

地麵之下,這些花草樹木全都可以進行連接。

也就是說,帝江此刻正在承受的。

可是整個無限空間內的生命能量。

如此恐怖的生命能量,就算是四海領主也在這裡,恐怕也未必能夠分散承受得住。

也在這時,赫爾默茲的歎息聲響起。

“可惜了,原本我以為你會和我是同一類人。”

“但你卻忠心於林恒,那你的下場,也隻能是被毀滅。”

在赫爾默茲看來,帝江之死,已經不存在任何變數。

這無限空間,也將是帝江最後的墳墓。

但世事無常!

有時候以為贏定了,卻偏偏會出現一些意外。

赫爾默茲的聲音纔剛在這片空間落下。

被蔓藤圍繞住的帝江那兒,變數出現。

‘呼呼!’

一股毀滅的勁風吹起,蔓藤宛如被風暴席捲,瞬間破碎。

隻在刹那的時間,無數的蔓藤變成了碎片從空中散落。

帝江的身影也是隨著蔓藤的飄落,一點點顯露出來。

近乎在同時。

位於帝江前方千米的空間。

伴隨著一陣空間的扭曲過後。

赫爾默茲徐徐出現在了那片空間。

“怎麼可能?”

剛一現身,赫爾默茲便是露出了震驚的表情。

在他看來已經必死無疑的帝江。

居然又奇蹟般的複活了。

赫爾默茲想不明白。

帝江究竟是如何破開那些蔓藤的。

要知道,纏繞住帝江的蔓藤,可不僅僅隻是最初的那幾十條。

伴隨第一批蔓藤纏住帝江過後。

赫爾默茲立馬控製著四麵八方的蔓藤,再次飛了過來。

帝江可謂是被裡三層,外三層的全部纏繞住。

就這情況,哪怕他有頂級靈寶在手,也不可能瞬間全部破開。

不容赫爾默茲多想。

一道詭異的黑芒忽然從他眼前一晃而過。

但這黑芒並冇有對赫爾默茲造成任何的傷害,隻是不斷的擴散著。

看到這似曾相識的一幕,赫爾默茲不由得瞪大了雙眼。

“這是?”

“不可能……不可能!”

“他才突破萬古宇元之境多久?”

“怎麼可能已經領悟了頂級靈寶的奧妙。”

赫爾默茲不敢相信,隻能抬眼朝著帝江那看了過去。

“那是?”

剛一看過去,赫爾默茲發現了一件不對勁的事兒。

帝江手中握著的,居然是神兵萬古。

“萬古不是在林恒的手中嗎?”

“什麼時候林恒交給帝江了?”

但這話剛說完,赫爾默茲腦海中又忽然想到了一件事。

之前林恒的惡身對戰鐘凡,不也拿出了頂級靈寶。

而同樣也冇人看到,林恒將伏羲弓交給惡身的畫麵。

顯然,這一切都是林恒在來永恒遺蹟之前就做的。

但這也讓赫爾默茲不解了。

林恒難不成將手中的頂級靈寶,全都給了自己麾下之人?

可要說其他的頂級靈寶,林恒交給手下的人,赫爾默茲還能接受。

但萬古可是牧塵留給林恒的,其威力可比尋常頂級靈寶更強。

這也絕對是林恒手中,最強的頂級靈寶。

難不成林恒就冇想過,要留一件給自己防身用?

赫爾默茲感到自己的腦子已經亂成了一團漿糊。

正當他眼中冒出了一個個問號的時候。

帝江冷冰冰的聲音也在這片空間響起。

“赫爾默茲,如果你就隻有這點能耐。”

“那接下來,就是宣判你死期的時刻。”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註冊)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