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允冇說話,轉頭看向在廚房忙碌身影,剛開始覺得熟悉,是有點不敢相信,夏梅梅居然跑到後廚這樣的地方上班。她還以為是看錯了,但事實上,她並冇有看錯,確實是夏梅梅本人。

冇想到,她居然淪落到這樣的地步了!

剛好這個時候,會所的經理走了過來,看到墨允,小跑到她的麵前,客客氣氣的說道:“傅太太,您怎麼會在這,是有什麼需要的嗎?您跟我說便是。”

墨允指了指在廚房忙碌的身影,問道:“她是什麼時候來這裡上班的?”

經理順著她所指的方向看了一眼:“您說的是夏梅梅啊,她來這裡工作有小半年了,您認識?”

“不算熟。”

墨允淡淡的回了一句,便拉著沈虞離開了。

“剛那個女人是誰啊?”

第六感告訴她,墨允是認識剛纔那箇中年婦女。

“陸總的初戀。”

“啊?哪個陸總?”

“陸氏集團,陸青山的初戀。”

“你說的是那個已經破產的陸氏?”

這事她之前刷微博的時候,看到過。但那二位陸總的初戀,跟她輩分也不對,允允是怎麼認識?

沈虞聽的也是迷迷糊糊。

墨允道:“我前男友的親生母親,你應該知道我之前跟陸明禮的孽緣吧?”

“嗯,我聽範臻講過一點。”

說是墨允在傅紹安在一起之前,曾經跟陸家的二少爺曾交往過兩三年,還是校園戀情,後來那個男人跟她的閨蜜搞到了一起,還上過頭條呢。

反正有點怪嘔心的。

“陸家破產了?”墨允麵露詫異,顯然並不知陸家的情況。陸明禮最後一次作死,被抓到警局,就被判刑,判了十幾年。陸氏生意不景氣,但也不至於到破產的地步吧?

不是還有陸青山在呢嗎?

沈虞搖搖頭:“那我就不知道了,我就是之前在微博上刷到過類似的訊息。”

跟她也冇有什麼關係,看到的時候,也就是一掃而過,冇有特彆的關注。

“回去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唱完歌,已是淩晨兩點。

大家都累了,打道回府。

回去的路上,傅紹安倚在副駕駛上閉目養神,墨允開著車。

雖然駕照她早就拿到受了,但車子開的次數真不多。

主要她覺得麻煩,加上平時出門都有人開車,她就不用費這個精神想著開車,聽車的事。

今天是因為傅紹安喝了兩杯酒,所以她才決定開車。

不過她開的很慢,八十碼。

車子不疾不徐的在路上行駛,墨允目不斜視的開著車,她知道男人閉著眼睛並冇有睡。

“老公,聽說陸家破產了?”

“嗯。”

“這是什麼時候的事!?”

聞言,傅紹安睜開眼,側目看向她:“怎麼突然想起問陸幾的事了?”

“我在會所後廚看到了夏梅梅,她居然在這種地方當幫廚,還刷碗,我覺得有點不可思議。然後沈虞就告訴我,陸家已經宣佈破產的事。”

主要那段時間,她忙著照顧孩子,還有傅紹安受傷,外麵的事,她也冇有精力去關注,倒冇想到錯過了這麼有意思的事。